王振耀:推动儿童公益发展,公益行业须形成合力

与往年相比,2021年的“六一”有点特殊。

当天,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开始施行,其中新增并完善了多项规定,吸纳了近年来国家发布的一系列未成年人保护司法新规定的理念与制度探索,有效回应了社会关切和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迫切需求。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发布《中国儿童福利与保护政策报告2021》。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我国在未成年人保护、儿童福利、儿童健康、儿童教育等多个领域均取得显著进展。报告提到,“十四五”时期将是推进我国儿童福利与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重大历史机遇期,也是开启未成年人保护新格局元年。

对于儿童公益来说,这也是一个重要节点。字节跳动公益联合大力教育、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及多家社会组织,共同发布一项乡村儿童教育公益计划——“益童伙伴计划”,计划在未来三年研发15万分钟优质课外内容,预计覆盖1000个社区站点,服务10万名乡村儿童。

为乡村儿童提供更多支持和陪伴

近年来,社会组织在提升儿童福祉、儿童心理关爱和陪伴、儿童素养教育等方面进行了诸多有益探索,也取得了显著成绩,成为政府力量的重要补充。

2020年11月23日,益童乐园第100个站点正式揭牌

2018年7月,字节跳动公益、壹基金与贵州省慈善总会三方合作,在贵州省开展“益童乐园”公益项目,希望整合社会力量和公益资源,探索解决农村留守儿童及困境儿童面临的课外教育、身心安全和社会融入等问题。

一年后,三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计划用3到5年时间,在贵州356个易地扶贫搬迁县城安置区逐步建立“益童乐园”。截至2021年5月,“益童乐园”在贵州已覆盖108个社区,累计服务乡村儿童75万人次。

“益童乐园”不单单是为乡村的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安全的课外空间,其在心灵陪伴及成长支持方面更发挥了巨大的价值。常年在外打工的高锦萍夫妇,只能将孩子留在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一年之中很难见到孩子几次,成为她和其他外出务工人员共同的心病。

该项目的出现让很多家长感到有了救星:“以前孩子在家里只有老人陪伴,除了写作业就是看电视或者玩手机,非常孤单。在益童乐园,不仅有老师辅导孩子功课,还经常有丰富多彩的游戏和其他活动。更重要的是,孩子们可以和同龄人一起学习、玩耍,这对他们的成长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

北京字节跳动企业社会责任部总监曾华介绍项目目标和意义

为更好地服务乡村儿童,今年六一,字节跳动公益宣布对“益童乐园”项目进行升级。

六一当天,字节跳动公益联合大力教育以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共同发布一项乡村儿童教育公益计划——“益童伙伴计划”,计划在未来三年研发15万分钟优质课外内容,预计覆盖1000个社区站点,服务10万名乡村儿童。

北京字节跳动企业社会责任部总监曾华表示,“益童乐园”运行三年来,他发现孩子们对于高质量的课外素养内容需求越来越大。“基于此,字节跳动公益发起益童伙伴计划,希望充分发挥字节跳动旗下平台的内容优势,携手更多公益伙伴搭建一个全面丰富的资源共享平台,为更多乡村儿童提供感兴趣的优质课外内容。”

《中国儿童福利与保护政策报告2021》中提到,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与此相适应,我国儿童福利保护体系建设也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十三五”期间多项指标快速增长,其中,城乡社区儿童之家建设平均年增长率达到25%。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开展以社区为本的儿童综合服务,能够解决乡村儿童面临的课外陪伴与成长支持难题。

多方参与才能形成合力

今年4月,字节跳动员工公益志愿者为“益童乐园”五个站点的孩子们开展了“我的家乡”素质教育课程,让孩子们进一步了解自己家乡的语言文化以及发展变化情况,同时也让孩子们更加热爱自己的家乡。在贵州省开阳县站点,孩子们上完课后主动在墙壁上绘制了贵州地图,表达对家乡的热爱,也方便更好地认识家乡。

事实上,作为除家庭和学校之外的活动场所,“益童乐园”带给孩子们的改变不仅仅是知识层面,更重要的是在心理和精神层面。

在其他同学快乐地玩耍时,小贝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留守儿童”的身份让她感到自卑(图片来源:壹基金)

贵州省榕江县定威水族乡有一所寄宿制学校,学校里有很多留守儿童。考虑到这一情况,学校主动引入了“益童乐园”,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安全的课余空间。站点专职工作人员杨老师通过观察发现,学校里有一个叫小贝的女孩总是一个人待在角落,也不跟其他同学玩耍。

经过慢慢接触,杨老师了解到,小贝的爸爸妈妈常年在外打工,她从小跟爷爷奶奶生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她以为自己被父母抛弃,以至于产生深深的自卑感,觉得所有人都不喜欢她。

了解这一情况后,杨老师邀请她来“益童乐园”参加活动。从一开始站在角落里静静观看,到后来开始参加游戏,小贝逐渐变得开朗活泼,主动接纳同学,结交朋友。现在,小贝已经成为班级课余生活“领导者”,在各方面表现得都很好。

据北京字节跳动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涛介绍,首批加入“益童伙伴计划”的社会组织有九家,包括壹基金、西部阳光、真爱梦想、爱小丫、青爱工程、佰特公益、情系远山、中国扶贫基金会等。字节跳动公益将捐赠“线上线下双师教学系统”等远程教学设备,电脑、投影仪等便捷办公设备以及积木玩具等活动教具。项目还会根据孩子的实际需求,提供软硬件升级服务。

此外,该项目还邀请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等机构提供专业的学术支持,字节跳动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上的一些优质内容创作者也将参与其中,包括“李永乐老师”“模型师老原儿”和“植物人史军”等,共同研发优质内容。

据悉,作为项目的联合发起方,大力教育将在产品、技术、工具等方面提供支持。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大力教育CEO陈林表示,字节跳动的教育公益理念是“像打造产品一样打造公益”,希望更多机构和个人加入益童伙伴计划,“一起让孩子看到更大更美的世界”。

据记者了解,大力教育旗下产品瓜瓜龙将利用“动画+真人老师”形式,配合互动练习,提升、激发乡村儿童学习兴趣;清北网校将提供素养类、学科拓展类等内容,并为乡村教育一线老师提供课件及专业培训;学浪将会为公益内容提供免费的平台工具支持,并招募更多的老师参与进来。此外,大力教育还将在“益童伙伴”站点开设“大力学习角”,定期开设直播或录播课。

作为该项目的联合发起方之一,王振耀对项目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在他看来,解决乡村儿童面临的成长困境,单纯依靠一方力量无法解决—改成—完成,需要各方联合起来形成合力了,“如果广大的社会组织能够联合起来,通过各自的平台资源进行创新,对儿童公益来说将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促进。”

对话王振耀:推动儿童公益发展,公益行业必须形成合力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谈乡村儿童成长与社区教育创新

《公益时报》:根据您的观察,目前中国乡村儿童在成长过程中以及教育过程中主要面临哪些难题?与城市相比存在哪些差距?

王振耀:目前在中国的城市和乡村地区,儿童群体在成长及教育过程中仍面临较为明显的差距。我觉得最大的差距是公共福利方面的差距,相较于城市,我国农村地区的公共教育资源和设施还是比较差的,另一个明显差距则是师资力量上的差距。事实上,不仅是城市和农村,其实农村和农村地区的差距也是很大的。

目前,乡村儿童在吃住等方面已有了基本保障,但在身心健康、安全保护、课外生活等领域仍面临巨大挑战。比如说,农村儿童在假期外出旅游、走亲访友的比例明显低于城市儿童,所参与的课外班也有67%都是学科辅导,乡村儿童课余生活干什么成为难题。

《公益时报》:面对这样的巨大差距,我们应该怎么办?

王振耀:我觉得可以通过抓住校外8小时,开展以社区为本的儿童综合服务,丰富课外内容搭建,来改善乡村儿童课外陪伴与成长支持的情况。

面对挑战,我们要打破传统育人方式,让儿童在参与中成长,实现“全人发展”。全人教育应该以促进学生认知素质、情意素质全面发展和自我实现为教学目标。举例来说,在团体活动中,可以培养儿童集体荣誉感、责任心和合作精神,促进儿童的社会交往能力。通过艺术感受、科学体验,可以培养孩子们的创新精神,开发他们的好奇心,再加上教师的有效指导,会很大程度增加他们的自信心和敢于尝试的创新精神。

《公益时报》:但这也需要考虑乡村儿童实际的生活环境。

王振耀:是的,在解决乡村儿童课外生活匮乏的问题时,必须尊重乡村基本价值,建立体系化的发展模型。同时,要重视真实生活教育,从关键环节做起,为乡村儿童的心理健康、卫生健康、人身安全水平等方面提供支持。我们需要做的是两方面要创新,一方面要做体系的创新,另一方面要做知识的创新。

《公益时报》:我们看到,近年来不少社会组织在探索解决上述问题,您觉得社会组织的优势和不足分别是什么?

王振耀:在这个大背景下,单纯依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社会力量的介入,需要借助更多社会资源。其实有时候,软件的建设比硬件更为重要。我觉得对公益行业来说,我们的优势就是有试错的机会,试验不成功还有机会进行调整。

但目前公益行业存在的一个显著问题是,交流和联合不够,很多时候还是各做各的。如果不联合起来,和政府部门及社会形成一个良好的互动,那我们的公益就会大打折扣。因此,如果广大的社会组织能够联合起来,通过各自的平台资源进行创新,对儿童公益来说将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促进。

《公益时报》:中国地域广阔,乡村的情况十分复杂,这对儿童公益项目的落地来说是不是意味着很大的挑战?

王振耀:其实正是中国地域情况的复杂性凸显出了中国文化的多样性。我们有56个民族,有不同的风俗习惯,有不同的语言,但我们也有很多共性的东西,比如对基本价值的认可,对公共精神的认可。

因此,我们在推行一个公益项目的时候,也必须照顾不同地区的文化习俗,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公共价值的创造和开发。其实这也是我们社会组织切入当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我们的项目在落地的时候,一定要研究当地不同的需求,把公共价值观和他们的需求结合起来。

《公益时报》:您之前提到,开展以社区为本的儿童综合服务,能够解决乡村儿童面临的课外陪伴与成长支持难题。如何理解以社区为本?具体应该怎么做?

王振耀:中国的农村社区其实是很开放的,以社区为本,首先就要给社区足够的尊重,尊重当地的文化传统及风俗习惯,此外还要善于和社区文化传统结合。其次,要善于发现老百姓的需求,开发老百姓的需求,把项目和大家的生活联系起来。第三,社会组织要善于把自己做的事情纳入基层治理体系。

只有这样做,我们的公益项目才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得到政府认可,推动起来也会很快。我相信益童伙伴计划会对儿童社区教育带来一些积极影响和改变,甚至创造出一个特色的儿童社区教育知识结构模型。

《公益时报》:作为项目的联合发起方之一,您如何评价“益童伙伴计划”?对该项目有怎样的期待?

王振耀:益童伙伴计划的发布会给儿童社区教育带来创新和改变。一方面项目依托于字节跳动强大的技术平台,另一方面字节跳动已经联合壹基金等社会组织和地方政府做出了一些成功的探索,拥有良好的社会基础。现在儿童保障体系越来越完善,在此大背景下,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的加入能够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合力。

我建议,下一步益童伙伴计划应认真考虑和政府当下的儿童保护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建立一套密切的合作机制。同时,项目还应认真规划公益项目和专业知识体系、专业人才的对接,研究基层和社会需求。

传播儿童公益 为儿童我们可以做的更多!:快乐班儿童公益网 » 王振耀:推动儿童公益发展,公益行业须形成合力

赞 (1) 打赏本站

我是快乐班小瑞 谢谢您的支持 网站将坚定运行!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