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识字专家:没把阅读当成“理科”来学,是大多孩子阅读困难的根源

近来,关于阅读能力究竟如何培养,再度引起全美教育界的热烈讨论。据本世纪最新的一系列研究显示,孩子的阅读能力不是天生就有,过往那种靠孩子“领悟、猜测、推断”的方法,在科学的眼光之下并无太多用处。越来越多的教育专家认为,要像对待火箭科学一样,严谨科学地对待阅读。学习阅读应讲求方法、追求精确,过去一些陈旧的教学观念,是时候更新一下了。
文丨Luna 编丨Leon
前不久,《纽约时报》的教育板块又报道了美国疫情对孩子们学习造成的影响,不出意料,无论老师们多想通过网课弥补线下教学的差距,孩子们的学习还是出现了全面退步。其中,本就是老大难的阅读自然也不能幸免。
其实,阅读能力和英语阅读教学一直都是美国许多教育人士关注的话题。每2年一次的NAEP(国家教育进展评估)也显示,从1992年以来,Grade 12的孩子们的阅读水平一直不容乐观,基本一直都只有1/3的学生能达到熟练级别。

俗话说三岁看老,有研究显示,一个具备良好阅读能力的高中生,基本在小学一年级结束时就学会了发音和轻松地阅读新单词。
反观美国现状,根据调查数据,全美约20%的小学生在学习阅读方面存在严重问题;至少还有另外20%的学生可能无法达到所处年级的阅读要求。
更令人心痛的是,有科学研究表明,除了一小部分患有严重学习障碍的儿童,所有儿童的阅读能力问题都是可以避免的。
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虽然家庭教育和课外阅读也是孩子发展阅读能力的重要方法,但学校教育仍然是培养阅读能力的最主要阵地。
一些专业的学者已经在公开发布的文章中直指问题的源头——学校根本没有真正在教孩子阅读。换言之,美国很多教师自己都不懂怎么教阅读,甚至连最基本的教育理念都是错的。
作为全美第二大教师联盟,美国教师联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干脆出了一本手册,专门讲阅读怎么教——《阅读教学是火箭科学》。

这本手册的作者Louisa C. Moats博士是一名教师、识字专家、心理学家。她在佛蒙特州有15年专门为经历过阅读、写作和语言困难的各年龄和各行各业的人们进行评估和咨询。她还曾担任美国国家儿童健康和人类发展研究所早期干预项目的现场主管。
正像手册的标题说的那样,阅读教学是火箭科学。孩子们今后学习所必须的学术英语非常复杂,所以学习阅读也应该像学习理科一样,追求精确,而不是靠猜测,凭感觉。
对于英语母语的孩子来说,阅读尚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能力,对英语非母语的孩子和家长、老师来说,了解英语阅读能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避免在学习过程中误入歧途的预防针。
用科学的眼光看待英语阅读这件事,也让这个一向“玄学”的能力变得不那么神秘,不管是教学,还是学习,都变得有方法可循。

错把阅读策略当作阅读能力,
掩盖了阅读问题的本质
生活在田纳西州的Sonya Thomas的儿子CJ,深受阅读能力不足的困扰。从一年级开始,他的阅读就很成问题。但是这时候,老师告诉Sonya,在家里多给孩子读读书,他就会赶上来。
Sonya照做了,甚至姐姐也帮着给弟弟读书。但是直到四年级,CJ的阅读仍然没有起色。Sonya甚至希望学校给儿子做个测试,看看是不是有阅读障碍,但学校没有答应。
而Sonya自己也深受阅读之苦。不仅学生时代如此,工作中也是一样,她说自己不是读不出很多单词,而是不懂那些词的意思。甚至有时和同事交谈时,她还要在谷歌上搜索单词。
会念会读,但是读不懂,这就是美国许多孩子阅读的现状。这和学校采用的阅读教学方法脱不开关系。

如今,许多美国教师仍然把学习阅读看作一个笼统的过程,甚至“玄学”的过程。许多学校也奉行着这样的阅读教学理念:如果孩子们经常阅读,那学会阅读对他们来说应该很容易。
于是,小学的早期阅读中,老师的直接指导被减少到最低限度。老师的工作重点放在了创造有利于学习阅读的环境,建立阅读小组,帮助孩子找到适合自己阅读水平的书,给他们一定的引导和共读。
这种理念又来已久,甚至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那时,美国公立学校运动之父Horace Mann反对教孩子们拼读,反对教授字母和发音的关系,认为应该直接教孩子们整个单词。因为他觉得,如果孩子们过分关注字母,就会分散注意力,无法理解所读的内容。
虽然当时也有争论的声音,但Horace Mann的观点还是成为了主流,并且影响至今。2019 年教育周刊的一项调查就发现,不管是K12老师还是在大学教授阅读的老师,都有超过半数表表示,孩子们不需要很好地掌握拼读法即可阅读。
于是,很多老师教孩子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学习阅读,最流行的就是“三提示”法:
从图形入手,预测单词可能是什么意思。
从句法入手,这可能是什么样的词,名词还是动词。
从语义入手,根据上下文,推测单词的意思。

于是,课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在课上,老师鼓励孩子们根据图片和上下文来猜测单词的意思。在遇到horse这个词时,如果有孩子读成了house,老师会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但如果孩子猜到pony,那老师就会认为孩子理解了故事的含义。
但这在阅读科学专家们看来,和学会阅读完全是两回事。这些所谓的阅读方法,不过是在猜测,只是一种临时策略,并没有真正提高孩子们的阅读能力。
另一个故事更直观地说明了这种阅读策略是怎么让孩子在学习阅读的时候越走越歪的。
加州的识字教练Margaret Goldberg有一次带一年级的孩子Rodney读书。看着图片,Rodney“读”道:“My dog likes to lick his bone.”然而,书上写的是“My little dog likes to eat with me.”

而Rodney对此毫无察觉,另一个小男孩还自信地说:“我闭着眼都能读这些书。”但在Margaret看来,这些孩子只是在记忆句型,并靠图片猜测,实际上根本无法阅读书中的单词。
很难想象,随着他们升入更高的年级,书里没有图片了该怎么办。即便可以用这种猜测的策略成功理解,阅读也会变得无比痛苦。
而针对阅读者的研究也表明,所谓的“三提示”法和真正学习阅读完全是南辕北辙。
熟练的阅读者能够很快将一个单词识别为几个有意义的字母序列,而不是靠图片猜测,他们就是这样知道horse和house的区别的;
而强迫人们使用上下文来猜测单词意思的实验表明,即便是熟练阅读者也只能猜对一小部分单词的意思;越是阅读能力差的读者,反而会越依赖这种方式,造成恶性循环。
可见,薄弱的单词识别能力才是孩子们阅读问题的根源。

阅读理解的本质是解码能力,
而不是死记硬背
之所以说这种阅读策略并不能真正提高阅读能力,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搞错了阅读理解的发生原理。
作为成年人,阅读已经变得很容易了,以致于很多人有了这样的印象:我们是靠眼睛认出单词,来理解的。
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声音才是识别单词的基础。成年人对发音已经非常熟悉,这个理解的过程很快,所以产生了靠眼睛看来理解的误区。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Philip Gough曾和同事提出了一个理论,后来被150多项研究验证。那就是“简明阅读观”(the Simple View of Reading),也在强调声音和阅读理解的关系。
这个理论把阅读理解分为两个部分——语言理解和单词识别——要真正提升阅读能力,这两项能力缺一不可。

所谓语言理解,说的是别人说话或大声朗读时,作为听者能够理解内容的含义。
而单词识别能力,说的是能够快速准确地阅读印刷文字的能力。科学家们发现,一个熟练的阅读者已经不必靠读出单词来理解意思,而是一看到单词就立刻知道。
识字专家Moats博士在手册里强调,要提高阅读理解能力,就不能大而化之地让孩子们阅读,而是应该先从字母和发音的关系教起,要让孩子们建立起声音和字母的联系。
这对于孩子们学习其他科目也非常必要,不是只有英语阅读和文学课才需要。
首先,日常口语和书面用语、学术英语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尤其对那些母语不是英语的孩子,或者美国少数族裔孩子来说,家里说的英语和母语还会影响英语学习。
佐治亚州立大学的语言病理学家Julie Washington曾让一个四年级的非洲裔小女孩复述一遍《Are you my mother?》这本书的内容,女孩张口就说:“Is you my mama?”这完全是美国非洲裔英语的说法,而不是学术上的用法。
如果学不会正式英语的拼读和书写,今后的学习很难进行下去。
然后,学习字母、字母组合的发音,不仅是为了能够读出生词,更要学习这些组合的意思。这是单词识别能力的基础,也是实现阅读能力质变的根本。
比如“synchronous”这个词,在阅读能力熟练的学生眼中,可以被切成三块:前缀syn-,词根-chron,后缀-ous。结合它们各自的含义,很快就能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在语音意识这方面,老师们至少有两个重大问题:
一是完全没有语音方面知识的。有相当多的小学老师根本不清楚字母组合的发音规律。比如有些是特定发音,ch, sh, th;有些发两个音,有些只发一个音。连发音规律都不清楚,更不用说给孩子们解释那些来源不同的词根、词缀分别代表什么含义了。
有些人可能就要问了,老师们如果不懂这些,那他们是怎么成为熟练的阅读者的呢?答案其实和孩子们一样,靠死记硬背。孩子们或许也能成为熟练的阅读者,但这个过程是事倍功半的。
二是没把语音意识当回事的。在一部分课堂上,老师比较负责,会顺带告诉孩子们这些字母组合和发音,以及含义之间的联系。但在Moats博士看来,这仍然不足够,老师们必须精心设计自己的教学方法,有组织、有系统地教授,才能让更多孩子受益。否则,永远就只有一小部分孩子学得进,学得好。
有研究表明,熟练的阅读者在阅读时,大脑会处理几乎每个单词的每个字母;能力不够的阅读者则会跳过单词,通过图片或其他线索来理解文本含义。这就说明了,解码单词是熟练阅读者的必备技能。
而学习阅读就像学习理科,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任务。单词识别是基础能力,不能指望孩子在高年级时,在已经习惯了那些错误的阅读方法的情况下,再给他们重新打基础。
还有一部分老师,已经注意到了语音的重要性,但是没有把发音和书面拼写联系起来,一样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Moats博士看到不少节目里,老师告诉孩子,“这个字母发这个音”,这是不够的,甚至错误的。
除了用关键词教孩子某个发音,还要告诉他们,这个音可以怎么拼写。比如fish里有/f/这个音,而这个发音可以写成f、ff,等孩子能力再强一点,就会学会到还可以写成ph或gh。

宾夕法尼亚州伯利恒某小学一年级的拼写作业(图源APM Report)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孩子们在刚开始学习阅读的阶段,阅读的准确性比阅读速度更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把horse猜成pony,对孩子学习阅读来说,算不上有效。
即便刚开始,孩子们每分钟读不了多少词。只要他们掌握了声音和拼写之间的联系,阅读速度会自然地提升。

阅读不仅阅读课要教,其他课更要教
除了单词识别,语言理解能力也是阅读理解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语言理解涉及的内容就广泛得多,包括背景知识、词汇、理解句型的能力,以及推断逻辑能力。
前面说了,在没有打好单词识别能力基础的情况下,大量阅读很难起到应有的作用。可一旦这个能力能够被好好教授,那么阅读实践也就必不可少了,也就是说,孩子们需要更多的阅读量来提高。
读什么?
读课外书当然是可以的。美国教育记者Natalie Wexler曾经指出,背景知识的差距是孩子们阅读水平差异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个懂棒球的孩子和一个不懂棒球的孩子一起看一段棒球比赛的讲解,能不能听懂更多取决于他们熟不熟悉棒球,而不再是单纯的阅读能力。

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研究都发现,藏书多的家庭,更多出去旅游的家庭,或者父母更多和孩子谈话的家庭,他们的孩子往往阅读能力会更好。从这个角度来说,家庭的经济差距是阅读能力差距的原因。
但学校正是补足这个差距的地方。在手册中,Moats博士就提到了好几种提高语言理解的方法。这有赖于学校和学科老师们一起做出完整的规划。
一方面,不要因噎废食,孩子阅读不好就只增加阅读课。
在NAEP和办学经费的双重压力下,许多成绩不佳的学校为了提升学生的阅读水平,给学生安排了更多的阅读课,这样一来,其他课程不得不减少。从2001年起,很多小学课程缩减到了一套毫无变化的阅读课和数学课。这两项正是孩子们普遍薄弱的学科。
即便到了中学阶段,为了提高阅读水平,历史、科学等科目可能会继续被忽视。尽管,在增加的阅读课上,孩子们仍然苦苦挣扎,没有实质性的进步。
对于一个阅读者来说,有意义的阅读材料远胜那些所谓的“适合孩子阅读水平的”材料。一些学校给孩子们提供的“适合当前阅读水平的”材料都经过了删减和简化,不仅用词简单,内容也不丰富。
而学校里的其他学科反而是最方便提供阅读实践的方法。科学、历史、文学、艺术等学科不仅给孩子提供了题材、内容各异的文本,其中还对很多生词、新概念下了定义。教科书上的那些句子对于提高句子理解、增加背景知识、熟悉书面用语都有很大的帮助。

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写作来促进培养阅读能力。
《写作,思考,学习》一书的作者Mary K. Tedrow是屡获殊荣的一位高中老师,她形象地说:“阅读是吸气,写作是呼气。”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把自己听到的或者想表达的东西写下来,不仅可以巩固他们自己的语音能力,还可以让老师即时评估。
比如有孩子把“Please take me with you”写成“pez tak me yet u”,说明他的语音意识很好,但是对拼写规律还知之甚少。也让老师知道接下来,需要着重教授什么内容。也有研究表明,年幼时能有自由地创造性拼写的学生,会成为更好的阅读者。
对于高年级的学生来来说,学习写作的格式,排篇布局的方法,不仅能够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也让他们在阅读他人的文本的时候,更容易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

比如学习议论文,让他们心中有了一个框架,更容易理解作者的论点和论据;学习记叙文,也更容易看明白其他作者如何布置角色发展、背景、情节、问题、转折和结局。
不论是扩大阅读,还是学习写作,都不应该局限在阅读课这个小小的课堂上。既然阅读本身就是为了学习其他学科,那么自然地,不管是学科学,还是文学,都可以给孩子提供阅读和写作的机会。不同类型的阅读和写作,也能更全面地提升他们的理解水平。
在《阅读教学是火箭科学》中,有这样一段话:“在太多的教室里,大量的时间被分配给练习,比如在卡片上的数百个‘视觉’单词上给孩子们钻孔,并在单词周围画出轮廓,好像一个单词的轮廓可以帮助识别它。与其追求这些,不如基于最新研究,用科学的教学方法帮助孩子提升阅读能力。”
在科学研究越来越多的今天,科研人员已经给出了各种证据,阅读能力不是天生就有的,它不仅需要后天锻炼,还需要有方法地训练。过往那种靠孩子领悟、猜测、推断的方法,在科学的眼光之下并无太多用处。
用对待火箭科学的态度来看待阅读,用科学的方法教学,用学理科的方法学习,才是培养优秀阅读者的应有之义。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原标题:《美国识字专家:没把阅读当成“理科”来学,是大多孩子阅读困难的根源》
阅读原文

传播儿童公益 为儿童我们可以做的更多!:快乐班儿童公益网 » 美国识字专家:没把阅读当成“理科”来学,是大多孩子阅读困难的根源

赞 (0) 打赏本站

我是快乐班小瑞 谢谢您的支持 网站将坚定运行!

微信扫一扫打赏